库里公子XD

我就是你的后盾呀~

【昊磊】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s


给我的宝贝

被六小时实验虐到无心产粮but轻而易举被一瓶芬达治愈的@我不 

哈哈哈哈哈哈


一个实则有点甜的夜宵送给大家~

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s
现代AU 秦风✖唐叮当

记旅途中的艳遇一则

以及艳遇变现的几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天

悠扬的音乐旋律响起时,叮当才逐渐清醒过来,清亮的曲子将他黏糊糊还在沉睡的意识捞起来,在耳畔打了个响指,“先生,已经到清迈了哦。” 他扯下蒙的严严实实地眼罩,看到空乘小姐姐一脸微笑地看着他。



果然是碧海蓝天,热带国家的景致自有一番风味,他无精打采地拖着拉杆箱跟在人群后面挪出来,冷不丁地被拍了下肩膀。


“嘿!我…我是”

叮当一脸困惑地瞪着这个冒冒失失打招呼却又话都说不利索的人,
“先生,您没事吧?”


“我是您的地陪,秦…秦风。”叮当看着那个笑的一脸荡漾的大男孩儿,皱起眉头。

“我的地陪,不是叫唐仁么?我没听说过什么秦风,你别是什么人贩子吧?”


那个比他高上一点点的男生看起来有些窘迫,挠挠耳朵挤出一个微笑来,“唐仁是…是我表…舅,他…他他临时有事,我是来替…他的——不过你放心!我…我对清莱一带也很熟的,包你满意。”


唐叮当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,把手里的拉杆箱丢给秦风,“看着你高高大大的,箱子你帮我拿吧,”他掏出墨镜戴上“接下来去哪儿?”



从清迈机场到清莱要坐商务公交,一路约莫三小时左右,叮当原本在飞机上睡的一塌糊涂,可一到了车上还是抵不住一阵阵困意袭来,“秦风是吗?”那个人点头“放点歌来听呗,这路上好无聊呀……”


秦风想了想,放了一首only you。


曲子有些年头了,但叮当一下子就听懂了这是首什么歌。


“叮当,来啦,”穿着条纹睡衣的男孩子招呼他坐过来“今天我爸妈都不回家,有一部电影早就想和你看了。”


唐叮当欣喜地坐在男孩旁边的蒲团上,男孩坐在沙发上,他看着男孩修长的手指均匀地握住玻璃杯,男孩看着电影,那首曲子响起来了,男孩将杯中的柠檬茶一饮而下。


一只洁白的手臂伸过来,轻轻按在秦风握着手机的拇指上,“换一首。”


那双湿漉漉的黑眸从侧面看向他,秦风心头的小兔子被那哀求的眼神看的一抖,下意识换成了粉红色的回忆,欢愉的前奏一响起来,秦风又手忙脚乱去换下一首,待他调到适合的音乐回头去看叮当时,那人却已经靠着车窗睡着了。


瘦长的车厢在乡间公路上奔驰,叮当的头紧紧贴着车窗的边沿,勾人心魄的眼珠在白皙幼嫩的眼皮下形迹可辨,几根细细的青紫血管分布其中,一直蜿蜒到浓厚的羽睫边缘才消失不见。

秦风想了想,脱下防晒衬衫,叠成小豆腐块轻轻在叮当的头被颠簸起来时垫在他的头侧。

到达清莱的时候,暮色渐沉,车在广场上。叮当摇摇昏涨的头站起来,被他枕着的衬衫也随之掉落,秦风弯下腰去捡起衬衫掸了掸,重新套在白T外面,唐叮当晃晃悠悠的背影就在他眼前,他想,这个小孩可真贪睡啊。


或许是因为十几二十岁的年轻男孩子大都大大咧咧,若是一两个眼神投缘,那便在其他地方也渐渐顺遂合拍。

唐叮当验过秦风的证件之后也便不再执拗,顺着他的引导去观赏景色。

晚饭顺理成章在清莱颇有名的夜市解决,他们择了个视野好,又通透的位子点了只瓦罐火锅和椰汁冻,叮当看到还有猪肉串,刚要下手,被秦风按住,摆了摆头。

“干嘛?”

叮当两只胳膊肘子拄在小桌上,托着下巴懒懒的道,秦风看他那样儿,噗嗤一笑,觉得这人也是可爱得紧,怎么初次见面,反倒有些似曾相识的味道。


“这边的串儿不行,甲米的还可以吧,但跟国内比起来可差远了。”

“哦——我发现,你好像不结巴了哦~”

他故意打趣般回答他,刚才他把衬衫给他垫着头时,叮当其实还没睡着。秦风坐在他面前却只觉得老天爷可真是幽默极了。从前只听过旅途中一对青年男女邂逅的,单看叮当这名字雌雄难辨,一见面竟是个男的,秦风从没想过喜欢男孩子,可叮当却极讨他欢心,这样的缘分又该如何解释去呢?


八九月乃是泰国的雨季,秦风和唐叮当饭后漫步街头,还未调侃他为什么单挑这么个雨季出游,一阵毫无预警的瓢泼大雨便当头而下,慌乱中不知是谁先牵了谁的手,急匆匆冲到最近的一家711躲雨。


到了室内,两人才意识到交握在一起的手,于是忙不迭地松开,一边面带歉意跟店员致歉,一边去里面寻找买纸巾和伞的柜台,叮当想买那把红色的有金黄花边的伞——它看起来像是stark家族的东西,但是秦风却说别在这儿买啦,有更好的地方呢,再说,马上车就要开过来了。


好吧,您是地陪,您说的都对。


车到达的却未如预料中的那样早,雨不一会儿便萧索下去渐渐住了。他们付了钱走出来,打算再散会儿步。

那一带的路是宽且平坦的圆石砌成,缝隙间积了一畦畦小小的水洼,走在其中须得留神,叮当蹦蹦跳跳不慎踩了几个“水雷”就被秦风严肃地拽住了手,被初次见面的男孩子握住手,叮当有些不悦,用力挣了几下,却被那人好言劝道,“你看看路上也有其他人牵着手呢,我是怕你脏了鞋,别担心啦。”

叮当由着他牵着手,远处火烧云满布的天红紫交错,透着些亮丽的橙光,底下是泰式的尖耸屋脊,远远地瞧着,仿佛是入了魔幻之地,而他呢,在陌生国度里跟一个陌生男孩手牵手走着,所幸这男孩鼻梁和身姿都很挺拔,走在他身边嘴角都微微翘着,叮当觉得这一刻即便不值得铭记,也足够他忘却那些扰人的辛酸往事了。


约莫走了十几分钟,司机打电话来问他们在哪儿,秦风报了方位,这一路的宁静不得不令人遗憾的结束了。

他们谁也没再撒开握着的手,也未再有人提起。


入了夜,叮当洗好澡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却没有那么困倦了,没有来由地想起下午在车上听过的那首歌——想要感谢你的相知,给予我的美好,想要感谢你的约定,说一天不远离——他翻了个身,刚才枕过的那一边,有一小圈洇湿的痕迹。


他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,另一侧的手机亮了又暗,进来了一条新的消息。


第二天 上


清晨在酒店大堂看到叮当的时候,秦风才如释重负般地舒了口气。

“昨晚睡的好吗?”他走在叮当身侧,露齿一笑,“昨天入住的时候看了你的证件,发现我们俩竟然同年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觉得你比我小呢。”

叮当看向他,瘪了瘪嘴角,“你不能因为我比你矮些就鄙视我的年龄吧——今天去哪儿?”


秦风走到他前面,转身面对他,了然一笑,那颗小虎牙又俏皮的露出来,“果然你是没看手机,我说怎么没回我呢?”

叮当皱了皱眉,一头雾水。

“今天的行程我都发你微信啦,先去古城喂鸽子,下午和晚上呢,自有其他的安排!”

唐叮当听着他说,嘴角弯成一条月牙,听起来不错,他点点头,发现秦风的确不再结巴了。

古城的小鸽子其实很活泼,一见有饲主携食而来,挤挤挨挨凑上来,争着向他张开小嘴。叮当觉得自己置身其中暖洋洋的,一只鸽子从背后袭来啄他的臀部,他一痒差点一屁股坐下去,秦风从后边迎上来,“小心屁股啊!”

唐叮当眼疾手快,两只手向后撑住了地,秦风跑到跟前,冲散了一大片鸽子,嗔怪地看着他。

他却好像没回过神来似的,怔怔地看着前方某一点,秦风哑然,“嗳?”心道不至于吧,但还是伸手过去,“需要我扶你吗?”他这才大梦方醒,一只手递给他站了起来。

他叫我小心自己呢,跟那个人可是一模一样。

“下一站去温泉,是吧?”

“诶?你是不是偷看手机了?”

“诶?你不结巴了哦?”

“我…我…”

叮当翻了个白眼,就不该提醒,坦言道,“我的确看了,不过是昨晚看的。”


“那你昨晚看的,为什么不回我?”秦风看他得意地下巴都扬起来,心头愤懑。


“我要回什么呀?是OK,按您说的办啊?还是再提一个更完美的方案啊?”

秦风气结,他还指望跟他有来有往地聊几句,结果…空梦一场。


那是一片极为洁净的露天温泉,活水汩汩,温度适宜,下午四点来钟,日头也便没有那么燥了,叮当和秦风一起坐在池边,把先前洗净的双腿伸进去,闭上眼享受。


秦风还有点介意刚才的对话,挪了挪屁股,坐得远些。泡了一会儿,觉得腿上奇痒,起先是小小的气流窜来窜去,后来渐渐痒起来,忍不住睁开眼去瞧,竟然发现叮当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他近旁来,修长的腿轻轻贴着他的摩挲。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,但他又极贪恋男孩纤细的小腿带来的层层悸动,似乎是极亲密的人在小心翼翼地央求,而他们又是昨天才见面的陌生人,尽管如此,他骨血里冒险情结沉迷于此,而他们之间的亲近本就是一场大冒险。

青春之所以美好至此,便是那一帧帧画面中,鲜活表象之下的心也依旧鲜活,证明我们曾经活过。

可叮当的青春却不是这样。

那是他说不清第几次去他家了,这一次却有些不同,叮当一进门就被蒙住双眼,一双温热从身后扶住他,轻轻引导他向某个方向走去。他莫名感到这会是个开阔的地方,他想张口问,眼罩忽然就被拉下来,那个人附在耳边轻轻地说了句“happy birthday.”叮当的整个耳朵都烧起来,泛起浅淡的粉红。

至于后事如何,叮当的记忆有一点模糊了,不过那个下午的吻还清晰的印在他心上,棉花糖一般的吻以及那一吻之后突如其来的疏远。


清泠泠的水流里两双少年的长腿线条折射交错,咋看起来倒有些缠绵的意味,秦风盯着那水中影久了,不由自主地回应起了那份央求,他的腿蹭上叮当的,小腿上细小绒毛带来的温存蔓延开来,一直撩拨到了心坎上。在他更加靠近时,叮当却出乎意料地瑟缩了一下。
秦风当然感受到了,他低头看了看他微微颤动的羽睫,忽然失去了继续靠近的勇气。

沉默让气氛有些令人窒息,秦风想要说些什么打破这僵局。可还没有想好说什么,就被唐叮当抢了先。

“秦风啊,你觉得泰国是个什么地方?你为什么来这呢?”

他立刻想要实话实说,可叮当眯起眼恍惚的看着远处,他于是想要回答他些别的。


“对我来说,泰国很宽容善良,有什么委屈不甘心,来到这儿就不想着怨了,我今年高考成绩抵不上理想的学校,我也是来我舅舅这寻些安慰的。”


叮当为他话里的一个“也”皱了眉,盯着他英俊的侧脸看了一会儿,问道,“这晚上…夜生活应该也挺丰富的吧,去完动物园,我们去酒吧吧?”


今夜晚因为晴朗的缘故,比头天闷热些,他们坐在特制的汽车上,缓缓行驶在动物园的宽阔路面上,调皮的长颈鹿把头探进来舔叮当的手,被秦风轻轻拍头推回去,一路上不知帮他挡了多少只调皮鬼。叮当在浓浓夜色中回头看他,笑语盈盈,点点朱唇在月光下愈加诱人,他看着那片弧度优美的唇,不知不觉低下了头。


在他快要接触到那片柔软细腻的唇瓣时,却被轻轻推开了。


他诧异地看向叮当,他摇摇头,朝他轻轻地笑了笑。只是这笑容却没有什么拒绝的意思,反倒让他安下心来。


车子驶出了园区,向霓虹更盛的城区驶去。










评论(7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