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里公子XD

我就是你的后盾呀~

【昊磊】绅士谋杀指南 (四幕喜剧)四

给阿不啊~@我不 谢谢宝贝一直听我话唠爱我,XD

抱歉大家拖了好久,下一章完结。


第四幕(非终章)



第一景

一年前的深冬,刘昊然终于结束在德国的留学回了国。而北京灰蒙蒙的天过去多少年都是一模一样,他深呼了口气,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镜走出机场,远远看到欧阳娜娜和陈飞宇肩并肩站在一起,她冲他招手。


“姐姐!这里啊!”


他对这小丫头屡试不爽的把戏很是嗤之以鼻,走近前来,蔫蔫地回了句,“好久不见,弟弟。”




“所以说,你们已经说服了双方父母了吗?”


陈飞宇开车,娜娜兴冲冲转过身来跟刘昊然分享他们两个的情史。“这下子小宇可开心了,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我家接我,以前他都只能把车停在一个街区外呢。”


飞宇也笑起来,“哥你不知道,娜娜的妈妈其实是蛮好的一个人,以前都是故意板着脸的。”


男孩子被热烈的气氛感染到,笑起来浅浅的,却也幸福得溢于言表。刘昊然看着他俩,忽然想起来上次回国见到的一张脸。


“嗳,弟弟啊……”


娜娜正忙着和刚正式确定关系的男友眉来眼去,被喊了一声,不情愿地转过来,“你干嘛啦?”


“那个我夏天跟你说过的人,去美国参加讲座的时候又看到了呢。”


她茫然地眨了眨眼,忽然福如灵至地一拍脑门儿,“诶呀诶呀,我这脑子,他的名字我问到了哦,而且不仅问到了名字,还搞清了底细哦。”


然后她闭上嘴,等着看刘昊然的反应。果不其然,那个人双目发光,整个肌肉群都紧张起来。于是她甜甜地笑起来,“他啊,叫吴磊,在美国念大学四年级,比你小两岁,目前单身。”


“我高中最好的朋友蒋依依和他在一个学校上学,据说,吴磊这家伙不是个简单人物,你要拿下他,还要使点计策。”


“是什么计策?”





第二景

谋划中的爱情就像琉璃瓶的玫瑰。



“我不是他的未婚妻。”


欧阳娜娜如是说道。


吴磊坐在她对面,而蒋依依则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。他张了张嘴,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来,而欧阳娜娜显然是个直来直去的姑娘,当然不会理解他的柔肠百转。

“吴磊,你听清楚我说的话了吗?这是一个我们三个人合谋的圈套,呃…这么说有点不好听,但我们的初衷是好的,我们这么费尽心机,不过是为了你能彻底接受他。”

蒋依依和娜娜连珠炮式的解释不仅让他头脑发懵,也莫名压上了些期待。急切而琐碎的解释在他头脑中形成的概念让他心动不已——刘昊然很早就关注了他,他几乎对他一见钟情,而那个所谓的教训和勾引,其实是少女们为了他们的初试更具戏剧性,而设下的局中局,而吴磊偏生最不反对这个。


谋划中的爱开花结果,把那琉璃里的玫瑰养起来便是。


第三景


尽管已经作为稳定发展的男朋友参加过了自己的毕业典礼,吴磊还是搞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施了什么魔法,让他甘心情愿地不计较那些“阴谋”,就那么原谅了他。


而这时,这个成功破除“一个月”交往禁忌的家伙,正歪在飞机上睡得正熟。吴磊盯着刘昊然的睡脸,看着他做了美梦似的砸砸嘴,嘴角不自觉地抽搐起来。他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刘昊然,对着还迷迷糊糊地男人狠心指控:“说,你是什么组织派来的杀手,竟然把帝国的资深杀手给反杀了?”


“……宝贝儿,你闹啥呢……”刘昊然完全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以为是在哄日常撒娇。

“诶呀,你边儿去,大庭广众的喂!”吴磊掰着刘昊然牢牢攀上来的爪子,低吼道。


“宝贝儿,你可小点声,大伙儿都睡觉呢——嘘🤫”他轻轻捂住吴磊的嘴,示意他不要在凌晨的飞机上喧闹,又把他压到舷窗上,“再闹,亲你了啊——”还故意小声拉着长调子,没皮没脸的那里还有个高冷医师的模样。



老子真是栽了,当初被他禁欲的气质迷的神魂颠倒的时候,可没想到切开是这样啊……



吴磊勉强为了公德心被安抚好,重新躺在刘昊然身边。刘医生拉过被他抖到一旁的毛毯,一边给他掖起来一边亲了下额头,“乖,再睡一觉,醒了就到了。”

吴磊故作姿态地从鼻孔里哼气,却还是乖乖地闭上眼,过了一会儿又把手伸进刘昊然手里。



公主的魔咒需要王子来打破,那么王子的呢?吴磊回答不了,但他知道他的魔咒是刘昊然打破的,这个人就像上帝送来的礼物,不仅不会自己离开,连赶都赶不走。他在毛毯里拱了拱,甜蜜地想,即使是像他这样,什么都抓不住的人,也有人扛得住一切考验,一直一直待在他身边。



空姐走过来轻轻叫醒他们的时候,已经是早晨八九点钟光景。两人取了行李,由早便在机场外等候的导游小哥接了机,又转战马累机场坐水上飞机前往伊露。


果然是个以旅游为业的国家,目之所及,皆是碧海蓝天,方才飞机上的沉郁烦闷一扫而光,徒留下一腔兴奋之情。吴磊举着徕卡拍拍拍,一眼都不留给刘昊然,气得他在自己位子鼓起腮帮子,看起来倒是傻萌傻萌的,跟柴犬相似度无限接近百分百——只可惜吴磊看不见。



在马累换乘了快艇,乘风破浪,水灵灵的浪花飞溅起老高,吴磊一边小声惊呼一边抓住了刘昊然胸口的衬衫,然后被他顺势一搂。对于这样依赖他的吴磊,刘昊然的心早就化成了一滩水,虽说两人正式交往已接近两年,但于他,却还是个不实的梦。依他的风格,自然诸事抓在手里最好,海岛之行,便是他化梦变现的契机。

到了伊露岛,吴磊冲进软沙里,拉着刘昊然一起跑,“然然,然然,你快也把鞋脱了,好软啊~”


刘昊然笑到,“再软,有它软吗?”说着手在吴磊两个软乎乎的屁蛋儿上揉了一把,吴磊顿时霞飞双颊,恶狠狠剜了他一眼。


于是他便冲上去把吴磊连同他的两条胳膊一起揽入怀中,嘴唇靠近他的耳朵,一呼一吸全打在他的侧脸颊,翕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始终都没有说。


私人小岛宁静到听得见海浪卷起来,轻抚沙滩的美妙声音,就像催眠曲中常有的节奏,他们相拥而卧,竹屋的四壁通透,空气中的清甜弥漫开来,刘昊然让吴磊靠在怀里,随着那涛声,轻轻拍着他的后背。

“然然你很像我妈欸,小时候就是被这样拍着,我才能入睡。”


刘昊然没回答,手上的节奏也没有变,他的磊磊呼吸在这样的舒适中渐渐趋于平稳,他以为吴磊已经入睡的时候却听到他说,“然然啊,今天在沙滩上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话没说出来啊?”那声音幽幽的,似乎没什么意识,却还留着一丝丝清明。


“没有,快睡吧,明天我们还要去岛上散步呢。”


又过了一会儿,吴磊不再出声了,他低头看看,在睡梦香甜的爱人额头,轻轻亲了亲。

过两天,该是磊磊的生日了,刘昊然想到那个他精心谋划的礼物,倒有些惆怅起来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