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里公子XD

我就是你的后盾呀~

【昊磊】夜访吸血鬼



这一张照片里的他抬手遮挡阳光,好像那些温煦的光是尖锐的武器。


Emmmm......吸血鬼脑洞     

BY

一个永远填不完坑的人





我立志做小说家之后就搬离了父母家,独自来东京生活。这城市光怪陆离,奇闻逸事比我在上海时多上许多。


然而,再奇谲古怪的事都比不上那个晚上。


那是五月的第二个周末,我领了稿费,和在东京的出版社朋友去银座喝酒,回到家时已经醉醺醺了。我脑子很不清醒,但却隐约看到我家的窗子里有阴影在动。


我晃晃已经废掉的头,期待那是我的幻觉,果不其然当我再次看去时,已经没有那个阴影了。


“看来真的不能饮酒过量啊……”我一边念叨着一边输入密码开门。可进了玄关,那种奇异的感觉又来了。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住,大学毕业和女朋友分手之后再没有过任何意义上的感情关系,但现在我的房间里却弥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幽香,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寻觅到一丝清醒,这香气不像女孩儿日常会有的缤纷花香,也不是我所熟悉的任何一款男士香水味,倒像是来自野外的某种泥土芬芳,当然还混杂着些我说不上来的味道。


我的第一反应是,有客人吗?可见,我真是醉的不轻,即使有客人也不可能自己打开门,坐在家里等主人吧。我礼貌的问了几声,根本没人应声。而且那天真的喝太多了,无法思考的我囫囵吞枣地洗漱了几下就昏睡了过去。


等我在宿醉中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,奇怪我虽然酒量不行但也绝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,我揉着惺忪睡眼环视室内。原来是拉着窗帘的缘故啊……我因为要安静的写作而买了隔音遮光的窗帘,一旦拉上,就完全无法分辨明暗。


欸?不过我为什么会去拉那个窗帘呢……

我一边坐起来一边在黑暗中摸索台灯,不料却碰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,我的意识还在混沌里,“这什么啊?”一边用手又扒拉了两下,我确信,我房间里惯常有活物只有我一个人,一种彻骨的惊惶攫住了我。


我猛地触亮台灯,等我看清眼前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,恨不得再次昏睡过去。




“你你你…你是谁!”我攥紧被子,快速的缩到床的一角,惊慌失措。


而那个蹲在床前的人,却平静如水,苍白的脸上一丁点儿表情都没有。呃…其实把他称作人实在欠妥,他实在是太过苍白,脸部轮廓清晰凌厉,头发是亚洲人普遍的黑发,瞳色却是纯净的冰蓝色,散发着肃杀的寒气。看这样子,难道说他一直保持着不怎么舒适的蹲姿静静观察了我一整个晚上吗?


他表现出一种极其不耐烦的样子,“你们人类可真能睡啊……你知道你睡了多长时间吗?猪?”


蛤???


“人…人类?”我又一次震惊了,还有,猪是什么啊……我压着快要跳出来的心,努力在他的脸上搜寻,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热烈了,毫无表情表情的他忽然怒视起我来,然后毫无预警的呲了一下牙。


上帝啊!他的牙足有一寸来长,尖利的能一口咬断一头羊。


我已经要崩溃了,全身颤抖不止,想到这个怪物和我悬殊的战斗实力,绝望地闭上了双眼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觉得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摸我的脸,我扒开一条缝来看,竟然是他!他苍白修长的手指正在捧着我的脸颊。

“你哭了。”

啥!?

我这么怂的吗?

看到我哭,他那副嘴脸就像见到河水倒流一般意外,我也顾不得害怕,赶紧用手抹泪,“别!”他拦住我,“别擦,你哭起来很漂亮。”

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,我简直怀疑这是一场梦,我一个一米八几的年轻男人被吓哭了还不算,还要被夸漂亮吗?

我闭上眼再缓缓睁开,企图说服自己这就是梦,再睁开眼时,我会一个人安宁的躺在我柔软的床上。

可是没有。

等我睁开眼时发现他凑得更近了,上半身倾过来,几乎把头埋进我颈窝里。

卧槽!我什么也顾不得就一把推开他,大吼道,“你离我远点!”

谁知他被推开也不恼,勾起嘴角笑了笑,“想不到,你还挺好闻的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你是谁,怎么会出现我家里?”呵呵,你瞧,这句话早该在一开始就问的,但是一问完我就后悔了。

“我啊,我是……说出来怕吓到你。”他神神秘秘地又坐近了点,一边还闭上眼睛很享受地嗅闻。

“我胆子够大,快说吧。”

他很怀疑地看着我,似乎我刚才那一系列举动已经暴露了什么。

“我啊…我是吸血鬼。”


评论(7)

热度(30)